康美药业300亿“巨雷”幕后,广发证券累计收费12000万

  近日,伴随着康美药业(600518)(600518)案的持续发酵,担任康美药业审计机构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,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对此,投资者给出了一片叫好之声。

  早在2018年12月21日,证监会在点名3家中介机构的行政处罚公告中,重申中介机构在资本市场中“看门人”作用,指责个别机构为欺诈大开方便之门。

  证监会还指出:“现实中存在个别中介机构罔顾法律责任和社会信赖,盲目热衷业务招揽,片面追求业务规模,淡漠诚实守信,怠于勤勉尽责,忘悖职业操守,背弃市场信赖,为各类欺诈行为大开方便之门,必须严惩纠偏。”

  与此同时,力场君(微信公号:wuzhijingu)认为,涉及到康美药业案的其他中介结构,也同样难辞其咎、也同样应当被调查一下是否尽到了应尽职责,特别是与康美药业融资紧密相关的广发证券(000776)(000776)。

  为什么说康美药业与广发证券之间是“紧密相关”呢?力场君认为,至少从两个角度能够看出双方合作的紧密程度。

  一、助力康美融资上百亿,并“笑纳”上亿元承销费

  康美药业是在2001年上市的,上市推荐人即广发证券。当时康美药业以12.57元的价格发行了1800万股股份,募集资金净额为21646.8万元,同时支付的发行费用为979.2万元。

  随后,康美药业多次实施了增发再融资,选择的主承销商都是广发证券,具体包括:

  1、2006年公开增发6000万股、募集资金净额为4.85亿元,支付的发行费用为1900万元;

  2、2007年公开增发7100万股、募集资金净额为10.23亿元,支付的发行费用为2472.94万元;

  3、2010年实施10配3的配股方案、募集资金净额为34.36亿元,支付的配售费用为3340.04万元;

  4、2016年定向增发53010.47万股、募集资金净额为80.56亿元,支付的发行费用为4432.3万元。

  单是这4次股权再融资,广发证券就助力康美药业融资近130亿元,并累计“笑纳”了约1.2亿元的融资费用;这还没有算上康美药业多次发行公司债涉及的发行费用,同样落入了广发证券的腰包,这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。

  二、“你中有我”的股权关系

  根据广发证券在2010年借壳延边公路上市时发布的换股吸收合并报告书显示,早在2006年6 月,广发证券的原股东深圳吉富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,与广州高金、宜华企业、信宏实业、水牛实业等4家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,将其所持广发证券 12.55% 的股权全部转让给该 4 家公司。

  事后,此项股权转让还引来了上市公司梅雁吉祥(600868)(600868)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以《股份转让协议》违反了证券法的强制性规定为由,要求深圳吉富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向其返还广发证券 8.4%的股份。最终,法院判决驳回梅雁吉祥的诉讼请求。

  特别提示一句:梅雁吉祥的审计机构,与康美药业一样,都是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;同时,梅雁吉祥IPO的上市推荐人,以及1996年、1998年两次配股再融资的主承销商,也都是广发证券。

  前述在广发证券借壳上市前受让股权的4家公司,其中之一为信宏实业,公司全称为“普宁市信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”,目前仍是广发证券的第7大股东,持股数量为1.46亿股、持股比例1.91%,目前对应市值约为20亿元。

 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,信宏实业目前是单一自然人持股,股东为许冬瑾;而许冬瑾正是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的妻子,并担任着康美药业副董事长职务,目前对康美药业的直接持股比例达10.22%、位列第7大股东。

  三、总结

  综合上述信息,康美药业与广发证券的合作,至今已近20年,且双方的合作已从单纯的业务合作,扩展到核心人员的资本股权合作。

  如今,300亿货币资金是“差错”的康美药业,已到了风雨飘摇的悬崖边,并将审计机构拉下马;而作为当初上市推荐人、累计上百亿再融资承销商的广发证券,至今并未被关注。